黄多天的黄少天

这里齐零 专注黄少天相关cp

同谋2

#接着上一篇继续写

#有点滑板车的感觉?原谅我开车开一半

#斯德哥尔摩。







清晨,晨光熹微,从这封闭的小屋子的窗户里透出一丝的阳光,还有一些小鸟的歌声,除此之外别无其他声音,看样子是在山林。


“喂,我说有人吗,这样绑着我我想走动动啊,喂,我想上厕所,你们来个人啊,我又不准备跑,这里好像环境不错啊,是在山林里吧?把我大老远弄这来,还不如给我个痛快,这是不想我安乐死啊,我不就是杀了你两个手下吗,至于吗,你一个黑帮老大还缺那两个手下不成?那两个不就是个看门的吗,至于你这样吗,叶修,你出来,知道你在,我已经感觉到你的气息了。”并没抱着多大期望有人能回应自己的冲着这空荡的房间自言自语着。




“Well you only need the light when its burning low


Onily miss the sun when ie starts to snow...”闭眼抬头反复哼唱着自己只会的这两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那人就倚靠在门边闭眼抽着烟,似乎在享受自己的歌声,等自己声音逐渐变小时,那人用低沉带点沙哑的声音说“黄少天,我觉得你还是别唱了,太难听了。”


“我靠我要你听了吗,难听你别听啊,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你又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你难道是鬼吗,刚才我叫你你听到没,你到底想做什么,能不能给个痛快,这样囚禁我你想囚禁到什么时候,我告诉你我性子野着,不爱被囚禁,你要不就放我走要不就给个痛快杀了我,别磨磨唧唧的跟个娘们一样。”虽然话多 ,但是却没有大呼小叫,反倒是冷静的把自己的疑问全都说了出来。


“你的问题太多了,我全都拒绝回答,我只告诉你一件事,你现在是我的,怎么处置是我的事。”那人用脚尖踩灭烟头的火星,一步一步走向自己,松开脖颈的深色领带将其紧束在脑后,系得皮肤生疼,黑暗莫名总会让自己安心。


“喂,叶修,你要做什么,还怕我看到你的样子吗,你的模样我已经刻在心里了,你蒙住我的眼睛这是要给我个痛快吗?我是个男人,别搞的我和个娘们一样,我不怕死明白吗,你把领带给我松了。”人温热的气息就在耳边,那人将粗糙的绳换成了冰冷的铁铐还连着铁链,随着自己的挣扎的动作发出碰撞的声音。


“黄少天,接下来我要上你,我觉得你安静一点比较好。”


冰冷的刀尖划破自己的衣服,还有意无意的触碰自己的肌肤,视觉被夺去其余的感觉像是加强一般,心里竟有些害怕额头也出了少许细汗。










评论
热度(10)

© 黄多天的黄少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