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多天的黄少天

这里齐零 专注黄少天相关cp

秘密

新人一只轻喷玻璃心



你不曾知道的我爱你。

训练室

“队长我好无聊啊来PK吗PK吧谁输了请谁吃饭来吗!你敢不敢来和我PK啊怕了吧哈哈哈...”
“少天今天的训练还没结束认真训练这事等下再说”黄少天的话还没说完喻文州就打断了.
“队长你真是没风趣以后怕是要嫁不出去了队长我替你担心队长万一以后嫁不出怎么办啊我可是没喜酒喝了啊”
“少天我是男的 ,认真训练”
喻文州看起来有些恼怒,黄少天识趣的闭了嘴.开始了枯燥无味的训练.

食堂

“队长队长训练完了来PK吧!我已经做好准备了!队长你可要做好今晚请客的准备啊!哈哈哈”
喻文州连黄少天看都没看一眼,继续吃饭.黄少天潜意识的还想说些什么.
“队长你...”
黄少天的话还没说完喻文州就不冷不热的说了句“好好吃饭,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黄少天又被堵了回来.

比赛前

黄少天对喻文州说:“队长我赢了这场比赛你就和我PK好不好不赌请客吃饭了赌一个愿望好不好!”
喻文州本想拒绝的,但是有种感觉让他无法再次拒绝,只好答应下来.黄少天见喻文州答应了顿时心情好了许多.

赛场上

黄少天想着比赛完后会跟喻文州PK.心就不由自主的想快点结束比赛.
途中有好几次的小失误,很多人都没看出来,但喻文州却看在眼里眉头微皱
”少天今天好像有点不在状态.”喻文州心里想.

比赛完

喻文州总结了整个比赛队伍出现的错误,但却没有指出黄少天的小失误.
“今天就到这里,大家也累了,早点休息吧.”喻文州犹豫了一会又说”少天留下来,其余的可以走了”
休息室只剩他两了,安静的可怕.黄少天主动打破了这安静.
“是不是要PK了啊来吧我准备好了我都已经想好要什么愿望了!你等下输了请我出去吃饭啊!哈哈哈”
喻文州脸色阴了许多,看着黄少天一句话都不说看得黄少天心里直发麻.
“队长你看我干嘛不会喜欢上我了吧喜欢我就直说啊这样看我怪不好意思的可惜我不会喜欢你的但是我是很委婉的拒绝的!”
“少天你知道今天你的比赛出现了一些小失误吗”
黄少天一愣,本能的感觉到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有...有吗..哈哈哈..我怎么不知道..队长你看错了吧.”黄少天知道喻文州做事严谨很少出现出错,对队友的要求很高,对他的更高.
“这场比赛你本来可以更快更好的完成就因为你的小失误..”喻文州停顿了一会“不过还好赢了.算了不说你了下次注意点吧.去休息吧”
“队长那个...”
“嗯?”
“没...没什么..”黄少天失落的打开门准备走时喻文州开口说了句“这次的小失误就算是你PK输.你欠我一个愿望.明天告诉你.”
“队长你耍赖!有本事真真正正来比一次啊不行这次不算!你肯定是怕了!有本事跟我PK啊!耍赖算什么英雄好汉!”
“要不要去吃东西?就当我犒劳你赢了比赛的奖励”
“去去去!肯定去!你钱够吗我想喝酒!对了你酒量不行哈哈哈你就看着我喝吧!我想去吃烧烤!我要吃烤肉!”
“还走不走?”此时喻文州已经准备下楼.
“喂队长你等等我啊!你不会是想逃吧!放心我不会吃很多的!喂你慢点走啊!走这么快小心撞到柱子!”

烧烤店

此时黄少天已经有点微醉,脸颊慢慢开始泛红.在酒精的怂恿下黄少天开始准备向喻文州告白.
“队长..那个..”
“嗯?”
“我..你觉得我怎么样”
“就那样”
“那个...队长!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嗯?”
“队长..那个...我..”黄少天不敢看着喻文州,而喻文州不说话盯着黄少天.这局面持续几秒后,黄少天终于忍不住了.“队长!我告诉你件事,你闭上眼睛!”
“干嘛要闭眼?”
“不能用眼睛看只能用耳朵听的事.快点快点!”
喻文州闭上眼睛.黄少天站起来眯着眼脸凑近喻文州.近距离的看了几秒.喜欢的人就在眼前,好看的脸,长长的睫毛,还有那诱人的嘴唇.”
真想亲一口啊.黄少天虽想这样但还是没敢做.
伸手想去抚摸喻文州的脸却又将手硬生生的收了回去.
“少天?”
“文州.我喜欢你!”
“少天你醉了”
“我没醉,喻文州 我喜欢你.”黄少天一脸认真的看着喻文州,一字一句的说到说到.然后又在他猝不及防的时候, 倏的抱住了喻文州,黄少天感觉到怀里人儿的僵硬.苦笑了笑,又慢慢松开了喻文州.
黄少天像没事人似的状似漫不经心的说到“队长我头有点痛好像是喝醉了我先回去了啊要不要一起回啊我保护你噢绝对放心不会有流氓来骚扰你的!”
“你先走吧我去河边坐会”喻文州也还是一如既往。
“那你早点回去大晚上的一个汉子在外面怪不安全的.据说最近有个美少男被一个女生给奸了!你可要小心啊!”黄少天笑嘻嘻的调戏道。
喻文州没接话,脸藏在黑暗中看不清表情。
“那我走了啊!你早点回去!”
“嗯”
“拜拜!”
“嗯”
从烧烤店出来,黄少天有些忐忑的一个人走在路上“看那样子,应该是拒绝...了吧?”
慢慢呼出一口气,黄少天却并不后悔之前的鲁莽。
停下脚步,黄少天回头望向烧烤店的方向低低的唤着那人的名字,似是在祈祷着什么。


第二天

黄少天睁开眼望着天花板,“果然应该是被拒绝了吧”自言自语的说着.这个时候手机非常不配合的响起.
深吸一口气打开手机一看,果然是喻文州发来的信息.
上面只有三个字“随你吧”
黄少天一时没反应过来.随你吧..是什么意思?
身体比大脑快一步做出反应,等回过神来,已经把号拨出了。
“喂?”电话那边是黄少天最熟悉的声音.
黄少天有些忐忑,小心翼翼的问到“队长...你那条短信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欠我个愿望吗这就是我的愿望”手机那头,喻文州不急不缓的解释道。
黄少天有些懊恼“队长你这是在故意为难我!耍赖就算了居然还为难我!来PKPKPKPK!!!”
“我实在想不到要什么所以就随你吧”那头,喻文州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补充道”嗯..我觉得还是亲手做的东西会比较有诚意,所以..”
喻文州话还没说完就被黄少天打断“队长你把我当女生了吗!我怎么会做东西啊!我买东西给你好不好!保证绝对高端大气上档次!质量绝对有保障!”
“不行.我帮你请了假好好休息吧.”喻文州隐隐带着笑意说道,还没等黄少天继续说话就挂了电话.
黄少天看手机屏幕,那是他和喻文州的合照.出神的看着直看到手机黑屏.
“喻文州,我喜欢你。”
“这从来都不是一句笑话。”

中午

黄少天想了一早上,终究还是没有想出什么来.
送画?自己画的画连自己都看不出是什么.
送爱心便当?有点像小媳妇虽然做的东西还吃得下.
送自己?好像自己不是个东西吧.
“啊对!文州的手机很烂了我送手机吧!”“可是送手机不是自己做的啊怎么办啊啊啊”“手机也可以自己改造啊!哈哈哈真聪明!哈哈哈”黄少天纠结了一早上的东西终于有了目标.

半个月后的某个晚上

“哈哈哈终于弄好了!不愧是机智聪明的我啊!哈哈哈”
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训练,只要一有休息时间黄少天就会研究这个手机,半个月对于黄少天来说已经是最快的了.
“不知道文州明天看到这手机是什么表情.哈哈哈明天刚好周六放假把文州约出来给他个惊喜哈哈哈我得好好准备准备”

次日

“喂?”
“队长啊你有时间没!一起去外面走走吧!”
“你干嘛?”
“我给你...没没没没想干嘛就是单纯的出来走走来吗队长你天天在俱乐部里小心闷出病来心病难医啊队长”
“我在楼下等你”
“好好好!”


河边

“队长!喏答应你的”黄少天将一个盒子递到喻文州面前
“什么东西?”
“打开看看啊你不是说要我做东西给你吗这就是啊虽然不是什么很好但是质量绝对保证!绝对独一无二!绝对正品!这可是剑圣出品!”
喻文州看了一眼黄少天,慢慢打开盒子.里面是一部手机.
“手机?”
“别问这么多先开机看看!”黄少天一脸期待
喻文州刚一开机就传来熟悉又烦人的声音.
“哎呀队长你终于打开我了啊!哈哈哈想我没!我可没想你噢!队长你今天也要开开心心的!多笑笑!笑一笑十年少啊队长!”
喻文州无奈的看着黄少天“你觉得一个你还不够烦?”
“我以为你会喜欢的..”黄少天略有失落
“烦是烦了点不过这想法不错你最近精神不好就是因为在弄这个?”
“嗯..”

寝室

喻文州望着这个看似正常的手机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来电时
“队长队长有你的电话!总在打你电话好烦人哦那人会不会喜欢你啊快快快告诉我你喜不喜欢那人不喜欢就快点挂了!”喻文州听到这声音有好几次都潜意识的把电话给挂了,对于喻文州来说以前是绝对不会有这种状况的.
起床时
“队长早啊!今天天气不错是晴天啊!今天星期天呢!要不要和我出去走走啊天天闷在俱乐部小心以后嫁不出去要不要我帮你物色几个质量绝对有保障!”

喻文州居然拿一个手机没办法.却又不想关静音,感觉一天没听到这手机唠叨就浑身不舒服,虽然黄少天经常围着他转.这已经成为喻文州的一种习惯了.“好像喜欢上少天了.”


某天
“队长...”
“怎么了?”
“我打算打完这个赛季就退役.我累了”
“那好”
“队长我先走了”黄少天说完转身就走.头也没回.喻文州望着那背影出神,想说些什么却还是什么都没说.


第四赛季 剑圣黄少天退役
黄少天什么都没说,像人间蒸发一样.
喻文州也不找他,只是明天看着黄少天送的手机,天天听它重复那几句.

黄少天在俱乐部附近租了套房子,窗户刚好对着俱乐部的门口.
天天坐在窗户边看着俱乐部,想着喻文州这时应该在干嘛,有没有人陪他说话,没有他在身边唠叨会不会觉得闷.
黄少天有时看着手机壁纸都会笑,脑海慢慢浮现喻文州的每一个表情,喻文州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回荡在耳边.

第五赛季 喻文州退役
黄少天愣一下,笑了笑
“你是我永远的队长,队长其实我真不话唠只是想哄你开心就算是被你讨厌我也乐意队长我是真的喜欢你啊”黄少天望着那张合照,用手抚摸着屏保上的喻文州那眼神感觉就像是喻文州就在他眼前一般.

“文州我真的喜欢你,可是我不会妨碍你,你会有你心爱的女孩,她会好好爱你.我会一直一直喜欢着你在你不知道的地方看着你.”

“少天我喜欢你来不及说出口你就已经离开.你永远是我不曾说出的秘密”

评论(18)
热度(13)

© 黄多天的黄少天 | Powered by LOFTER